这是个狂炫酷霸拽的名字

偷瓜未遂

是很久以前的楚留香华武华脑洞。

不会有后续了。

也是很沙雕了。

———————————————————————


穷,华仔觉得他一辈子都脱离不开这个字了。

此番前去金陵完成一个掌门交代的任务,途经水果摊,看着那诱人的大西瓜,馋了。
上前询问了那西瓜商人王猛价钱后,一摸口袋...好嘛,自己只剩下5个铜板了...

正打算恬着尴尬而不失微笑的脸转身就走,却突然瞧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水果摊后面的池塘窜了出来,刚落地便向王猛身后的西瓜篮里伸出手去。

这是准备偷瓜啊…

王猛守摊多年,感应到身后的瓜宝宝们晚节不保,立即转身大吼:“贼人!有胆偷俺的瓜,就把命赔上吧!”接着一招王猛突刺攻向那白衣身影,白衣身影躲闪不及,被刺中半条命快没了。眼见王猛再次抬手准备攻击,华仔突然出声:“猛哥,看此人穿着刚步入江湖不久,不过偷瓜未遂,已经伤到他了,犯不着取他性命啊。”王猛撇了华仔一眼,回到“怎么犯不着?俺这辈子最爱的东西一个是俺媳妇一个就是俺的瓜了!俺把这些瓜当宝贝,想害我宝贝的人都得赔命!”然后再次摆出了攻击的架势。“那成吧,那位白衣少侠,你快跑吧,我来帮你挡住王猛。”这种事情乐于助人的华仔自然是要插一脚的,他挡在白衣身影跟前,抽出佩剑对着王猛,“见识一下这招——千山吹雪。”王猛忙着应付华仔,不留神那白色身影就消失无踪了。王猛气的脸发青:“那你就代他偿命!”“猛哥,我现在的修为打你还是打的过的,但我不想闹个你死我活。”说着华仔便一个轻功上了树。

......王猛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少侠会上树,他不会,只好在树下愣愣看着树上的华仔用轻功不知窜去了哪里。

其实华仔也没窜去多远。他轻功落在了瓜摊面前的夫子庙,两地仅隔着一条道一堵墙。没料到,刚刚那位白衣少侠同样也在这夫子庙。白色衣服染着刚刚被王猛刺出的血红格外显眼,华仔一眼就看见了。先前没注意,这位白衣少侠背着的是武当的剑闸!得,这还救了一个债主。不如借机搞好关系,以后只不准还能减轻债务,华仔心里盘算着走到了武当道长的身边。

—“伤成这样磕药了吗?”
—“......嗯。”
—“下次打不过这种npc脸就跳树上知道吗,他们一般不会轻功。”
—“......嗯。“
—“咱俩也算认识了啊。”
—“......嗯。”
—“那你看咱们华山欠下的债务能不能通过我这次救了你这位武当弟子稍微通融一点?”
—“不可能。”

好嘛,现实果然是残酷无情的。“那江湖有缘再见吧,”华仔说着挥了挥手打算离开。却被道长拽住了袖子。

“等等。我想拜你为师。”



















评论(1)

热度(1)